原本是沒有計劃捏《紅樓夢》裡的人物。我對於設計房屋的興趣是遠遠大於捏娃的。事實上我一直希望有時間的話可以多蓋屋,或者是做點化妝品(以前做的我不滿意很想再修改或做新的),或是做點家飾物件什麼的。只是自去年秋季,家裡就一直有事情需要處理,我實在沒有太多心力放在遊戲上。

 

這次捏娃起因是Toku問我要古裝娃,但我對以前的舊娃並不滿意,想起我和Toku都是紅迷,於是提議我捏林黛玉而Toku蓋瀟湘館,彼此交換作品。沒想到他立馬答應且很短時間內就蓋好瀟湘館了,反倒是我為了林妹妹花了非常多時間做準備工作及後製,發文時間一拖再拖,真覺得我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笑)。

 

 

瀟湘館是黛玉在大觀園的住所,是一處遍植翠竹,江南風情的屋舍。黛玉因「愛那幾竿竹子,映著一道曲欄,比别處幽静」而選定居住此處。

 

 

 

 

「瀟湘」原為湘江别稱。傳說堯有二女,長曰娥皇,次曰女英,姐妹同嫁舜為妻。舜繼堯位,娥皇與女英為其妃。後來舜至南方巡視,死於蒼梧。二妃前往尋找,淚染青竹,竹上生斑,因而稱「瀟湘竹」或「湘妃竹」。二妃跳下湘江自盡殉情,人稱湘君(湘水之神)。後世以瀟湘指斑竹,泛指竹。

 

竹不僅象徵黛玉的高潔清麗,又暗示著黛玉對愛情的執著,以淚洗面終至為愛而亡的悲劇命運。在瀟湘館,翠竹、詩書、苦戀、孤寂、淚水,這些陪伴著黛玉走完了她短暫的一生。

 

 

Toku的瀟湘館令我十分驚艷讚嘆。如同書中所寫,抬頭一看,「前面一帶粉垣,裡面數楹修舍,有千百竿翠竹遮映」;「竿竿青欲滴,個個綠生涼的美景盡映入眼簾。

 

Toku的原作是一片碧綠,我拍照時為了讓畫面的色彩豐富一些,另外添加了一點花草。原本的作品圖片請到Toku的部落格觀賞。

 

 

從另一隅拍瀟湘館。下圖沒有拍出來,牆下是有個小孔洞,引入水泉流入用地。這點也是如同書中所寫「牆下忽開一隙,清泉一派,開溝僅尺許,灌入牆內,繞階緣屋至前院,盤旋竹下而出」。

 

  

 

 

 

瀟湘館主屋正面。劉姥姥進大觀園時,在眾人引領下「先到了瀟湘館。一進門,只見兩邊翠竹夾路,土地下蒼苔布滿,中間羊腸一條石子漫的路」。

 

 

 

 

主屋側拍。我在小橋旁多加了幾株愛情花,象徵著林妹妹一生執著於愛情。

 

 

 

 

 

 

 

 

 

 

主屋後側。小橋流水,花木扶疏,我非常喜歡此處。遠處通往的小屋是廚房。我想這間小屋應該是經常飄著湯藥香吧。

 

 

 

 

隔著水泉遙望主屋後的另一屋舍。這個角度讓我有「曲徑通幽處,禪房花木深」之感。不過那間小舍不是禪房(笑)。

 

 

 

 

主屋屋後。種植著梨樹與芭蕉,吻合書中所述「正房三間,一明兩暗。後院有大株梨花和蕉」。Toku蓋瀟湘館顯然是做足了功課。

 

 

 

 

後院通往"不是禪房"的小舍(笑)。因這間屋子內設有兩張小床,我想是Toku蓋給紫鵑和雪雁的小屋。

 

 

 

林黛玉的丫鬟不止兩位,但主要就是紫鵑和雪雁。

 

紫鵑:原名鸚哥,原本是賈母身邊的二等丫鬟。黛玉來賈府後,賈母見黛玉隨行的雪雁年紀尚小、老嬤嬤又極老,故將紫鵑派去服侍黛玉,而後紫鵑成為最了解黛玉的人,細心貼心,和黛玉情同姊妹。

 

雪雁:黛玉由姑蘇家裡隨行帶來的小丫鬟。

 

紫鵑和雪雁的名字也暗示了黛玉的悲劇命運--啼血杜鵑、雪中孤雁。古典文學中有不少對於杜鵑和大雁的描寫,在此就不贅述了。

 

 

後院還有一個可以賞魚的小水塘。

 

 

 

 

瀟湘館的主人,林黛玉。

 

 

 

 

黛玉前世原是靈河岸上三生石畔的絳珠仙草,受神瑛侍者以甘露灌溉,而後修成女體,入太虛幻境花神之列。後來神瑛侍者下凡歷劫(即賈寶玉),絳珠仙子便陪其轉世為人,願以一世的眼淚報還滴水澆灌之恩。

 

黛玉是榮國府老太君賈母的外孫女,祖籍姑蘇(先祖曾世襲列侯),生於揚州,父親林如海是姑蘇才子、前科探花,母親賈敏是榮國府的千金。黛玉是賈寶玉的姑表妹(因此賈寶玉總是稱她為「林妹妹」)。黛玉的出身可謂既有「鐘鼎之家」的尊貴,又有「書香之族」的高雅。

 

黛玉原有一弟,但早夭。於是父母將黛玉當作兒子一樣栽培,讓她讀書識字,以聊慰膝下空虛之憾。黛玉雖自幼體弱多病,但生性聰慧,有過目不忘,一目十行之功。她極工詩詞,所作之詩皆文筆與意趣俱佳,因此有才女之稱。

 

大觀園裡的姊妹們起海棠詩社時,探春給黛玉取了「瀟湘妃子」這個別號。

 

雖然這篇文章中我為林黛玉拍的圖並沒有很多,但事前事後卻是煞費苦心。先是查閱書籍資料,研究黛玉的容貌與外型,而後又因為沒有適合的動作盒,只好自己動手做。這篇文章中黛玉的圖,動作幾乎都是薇琪自己做的,只有一個是之前端午節活動時請子狐幫忙做的

 

不得不說中式的物件非常欠缺,不論是髮型、服裝、道具配件,乃至於家具家飾等,即便能找到中式的也未必符合黛玉的氣質。所以,離我心中想呈現出來的還有差距,還不夠柔婉娟秀,大概也不夠憂鬱和病態,但我盡力了,也真的花太多時間在這上面,連這篇文章的文字部分都費了相當的工夫編寫。

 

 

 

 

書中對黛玉外貌的描述,是賈寶玉初次見到黛玉:『兩彎似蹙非蹙罥煙眉,一雙似喜非喜含情目。態生兩靨之愁,嬌襲一身之病。淚光點點,嬌喘微微。閑靜時如姣花照水,行動處似弱柳扶風。心較比干多一竅,病如西子勝三分。

 

似蹙非蹙、似喜非喜,這是一種出神入化的形象描寫,而嬌花照水,病如西子,則把人物內在的氣質活脫脫地「外露」出來,如此高超的文學描寫,在中國文學裡,是非常少見的。

 

但這也造成了我捏林黛玉時碰到的第一個困難:這是神態的描寫而不是具象的描寫。

 

最讓我困擾的是「兩彎似蹙非蹙罥煙眉,一雙似喜非喜含情目。」古籍上並沒有罥煙眉的記載。推測是淡淡的如一抹煙霞一樣。有人主張平眉,有人主張微八字的"掛"眉,但用模三來捏人的時候這都會影響到雙眼皮(眼窩)的位置與曲線,也比較難有"似蹙非蹙"之感,所以我最後是決定讓黛玉的眉毛有點彎度。

 

而最重要的「似喜非喜含情目」,我覺得不論是平的或八字,都難以有"含情"的神態,加上書中對於"眉眼像林妹妹"的晴雯有「鳳眼圓睜」 的描寫,雖然這裡的鳳眼應該只是指佳人的美目,未必指眼形,但我最後決定把黛玉的眼睛捏成眼尾略為上揚,為的是呈現顧盼流轉間的秋水含情。

 

至於臉形、鼻子、嘴,也應是小巧精緻的。行動如「弱柳扶風」般婀娜的黛玉,身形自然是纖瘦(書中對於映襯黛玉、相似黛玉的晴雯的描寫是「 削肩膀,水蛇腰」)。 

 

另外要說明一下,模三的人物臉模是西方人的臉模,雖然有玩家製作的亞洲皮膚,但都是單眼皮,而我不認為黛玉是單眼皮,所以我選用的還是比較西式的皮膚。

 

平時我拍照習慣把人物臉頰都打光打亮。下面這張圖作了暗面的處理。我覺得也另有一種味道呢! 

 

 

 

 

《紅樓夢》中曹雪芹寫女性總是抱持著同情理解的態度,悲憫而包容。然而正如賈寶玉雖然對眾多姊妹皆有憐惜之情,卻獨獨只和黛玉有性靈上的契合與愛戀一般,我對這些女子觀感也是如此,特別喜愛的是黛玉。這並不意味著我就討厭和黛玉相對的薛寶釵。寶釵的體貼周到、雍容大度我也是很欣賞的,只是不若黛玉那樣率真單純得令我喜愛。

 

說到這裡我就很想為黛玉辯白。我認為,說黛玉"小心眼"、愛生氣,這是誤讀,是沒有真正讀懂《紅樓夢》,也沒有讀懂黛玉。黛玉之所以被認為是"多心"、"行動愛惱人",無非是因為她經常和賈寶玉爭吵,對薛寶釵冷嘲熱諷,有時對他人也冷言冷語,常哭常生氣。然而仔細分析一下,她和寶玉的吵,並不是真正的爭執,而是在彼此"試探對方的心"。一對相愛的少男少女,因為太在意對方,又因為有外來的巨大壓力,且礙於身分禮教不便直抒情意,於是爭吵不過是他們試探彼此感情以及表達情感、宣洩憂慮的方式而已。如果就以此判定林黛玉"小心眼",那麼恐怕戀愛中的女孩都是小心眼了。

 

再看看黛玉在不涉及她和寶玉的感情的時候,以香菱學詩為例,黛玉教香菱寫詩,隨和親切,黛玉並沒有嫌棄香菱"開臉丫鬟"的身分。這說明黛玉性情之溫和,待人之可親,心地之良善。黛玉即使偶爾嘴尖牙利,也只是無傷大雅的玩笑話,終其一生從來沒有算計過誰。反觀寶釵還曾嫁禍給黛玉呢。更不用說黛玉只是個十多歲的少女,父母雙亡、寄人籬下,必然遭受不少擠兌和冷遇,偶爾宣洩情緒、發出不平之鳴,實屬正常,又怎能苛求她如同聖人一般?

 

黛玉的"小心眼"不過是愛情的表現和愛情的焦慮罷了。而這種寶黛之間的爭吵,也在他們兩人互相確定對方的心意之後不再出現,取而代之的是溫柔體諒。

 

有興趣的網友可以參考這兩篇文章:林黛玉的小心眼與薛寶釵的大心眼林黛玉果真是"小心眼兒"嗎?

  

 

 

劉姥姥進瀟湘館,因見窗下案上設著筆硯,又見書架上磊著滿滿的書,劉姥姥便以為「這必定是哪位哥兒的書房了。」可見黛玉是愛讀書的。

 

所以我做了一張黛玉讀書圖。不過我還想表現春睏的慵懶,簡單盤束起頭髮,也沒有穿上日常服裝,閒適地在窗邊翻閱書籍。 

 

 

 

 《紅樓夢》裡有個重要的橋段是寶玉和黛玉共讀《西廂記》。書中崔鶯鶯不顧禮教追求愛情,對黛玉是很大的震撼。然後寶玉用書裡的話對黛玉說:「我就是那多愁多病身,你就是那傾國傾城貌」,向黛玉吐露情意。這段描寫暗示著寶黛之間由兒時的耳鬢廝磨、兩小無猜,過渡為男女之情。

 

  

 

 

花謝花飛花滿天,紅消香斷有誰憐?

  

 

黛玉葬花也是很經典的一段。中學的時候我很愛葬花詞,手抄了整首貼在書桌前(笑)

 

葬花詞是林黛玉在芒種當天所作,前一天黛玉到怡紅院訪寶玉,恰巧寶玉的丫鬟晴雯在鬧脾氣,未聽出是黛玉,因此未開門,黛玉吃了閉門羹,疑心寶玉近寶釵而遠她,令她想起自己寄人籬下,身世飄零,不免傷懷。芒種是春季最後一天,大觀園的女孩兒們祭餞花神,熱鬧非凡,黛玉則選擇孤獨一人到日前與寶玉共同葬花的花冢前,一邊葬花,一邊哭泣,一邊吟唱出自況的葬花詞。一方面藉由葬落花哀憐自己的身世,一方面也質疑她與寶玉間似乎並不穩固的愛情關係,更有一部分是在表達她對於整個環境的抗議,以及無可奈何的絕望。

 

雖然書中的黛玉是來償還眼淚的,時常哭,不過我只放這一張是有流淚的。

 

 

 

古典佳人持著絹帕也是很美的。

 

 

第三十四回,賈寶玉被賈環陷害而挨打,受傷臥床,他怕黛玉擔心,而讓晴雯送去兩塊舊帕,以讓黛玉放心。晴雯不解,但和寶玉心心相印的黛玉卻能領會其意。手帕最通俗的解釋是"橫也是絲豎也是絲",絲也就是思,相思也。而寶玉贈舊帕有兩層意思,一是給愛哭的黛玉拭淚,並且這舊帕也可能是過去兩人鬧彆扭時一同擦淚的;二是,表明寶玉心裡愛的是從小一塊兒吃住的舊人黛玉,而不是後來才到賈家客居的薛寶釵。黛玉由此大受感動,一時難以控制自己的感情,因此在舊帕上題了三首詩。從全書來看,這三首詩應是黛玉第一次比較直接的表達了自己對寶玉的感情和對未來的憂心,也是他們感情明朗化的一個開端。之後,他們幾乎沒有再像之前那樣的爭吵過。 

 

《題帕三絕》

眼空蓄淚淚空垂,暗灑閑拋卻為誰?尺幅鮫鮹勞解贈,教人焉得不傷悲!  

拋珠滾玉只偷潸,鎮日無心鎮日閑;枕上袖邊難拂拭,任他點點與斑斑。  
 
綵線難收面上珠,湘江舊跡已模糊;窗前亦有千竿竹,不識香痕漬也無?

 

 

 

 

 

第八十七回有黛玉彈琴一段。

 

 

不過我沒有找到古琴,只見到古箏,只好用古箏替代。黛玉的"彈琴"其實是在"談情",藉由彈琴訴說心聲情事。黛玉一邊撫琴一邊低吟:

 

風蕭蕭兮秋氣深,美人千里兮獨沉吟。望故鄉兮何處?倚欄杆兮涕沾襟。

 

山迢迢兮水長,照軒窗兮明月光。耿耿不寐兮銀河渺茫,羅衫怯怯兮風露涼。

 

子之遭兮不自由,予之遇兮多煩憂。之子與我兮心焉相投,思古人兮俾無尤。

 

人生斯世兮如輕塵,天上人間兮感夙因。感夙因兮不可惙,素心如何天上月!

 

 

這段古體詩的意思,是黛玉感嘆自己遠離故鄉寄居賈府,雖與寶玉兩心相契,但婚姻畢竟是父母之命,無法自主,而黛玉還是珍視著這段感情,以自己的心比天上之月。

 

不過這張圖我只是讓黛玉彈古箏而已,就沒在她臉上掛上兩行淚了(笑)。我不懂古琴也不懂古箏,或許動作盒的指法手勢也是不對的,請見諒。

 

 

 

下圖這張是唯一一個不是薇琪做的動作。非常謝謝子狐幫忙做了這個身段極美的動作盒!本來是有拍臉部近照的,但戶外光線的關係,我覺得拍得不好,就不放近照圖了。

 

 

 

 

以下就都是薇琪私心做的了,和原著沒有關係。

舞蹈動作。沒有背景,所以畫面我做了一點點蠟筆筆觸的處理,多了點繪畫的味道,比較沒那麼單調。

 

 

 

 

 

 

 

如果有時間玩遊戲的話,大概也會讓林妹妹做現代的裝扮。

 

 

 

我是很想保留林妹妹的黑髮,不過目前都還沒有搭配到我很滿意的髮型(也可能我安裝得太少了),上圖的髮型雖可以表現出林妹妹的溫婉柔情,但是拍照就比較挑角度,會影響臉形。

 

 

 

私心比較喜歡下圖的樣子(笑)。不過和古典的樣子差距就很大了。

 

 

 

這個冰淇淋動作也是薇琪私心做的。太喜歡吃冰淇淋了我(大笑)。

 

 

 

最後解釋一下文章的標題,出自書中《紅樓夢曲》「終身誤」:

都道是金玉良姻,俺只念木石前盟。空對著,山中高士晶瑩雪;終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嘆人間,美中不足今方信。縱然是齊眉舉案,到底意難平。

 

金玉良姻指的是賈寶玉(銜玉而生)和薛寶釵(有金鎖片)的婚姻,木石前盟指的是賈寶玉(玉=石)和林黛玉(絳珠仙草=木)的前世情緣。山中高士晶瑩雪,指品性高潔的薛寶釵;雪,「薛」的諧音。世外仙姝寂寞林,指世外仙女林黛玉。

 

整段的意思是,即使賈寶玉在林黛玉死後奉父母之命娶了薛寶釵,夫妻間也是舉案齊眉,不能說不和美,然而賈寶玉卻還是內心難平,始終想念著曾刻骨銘心相愛的、已登仙籍的林黛玉。

 

 

 

謝謝觀賞,本文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薇琪 的頭像
薇琪

薇琪的玩耍俱樂部

薇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